女主角是“淮安的”,還有國師塔、小火車、裡

互聯網/2019-03-31 21:28/ 分類:淮安動态/閱讀:19943
最近,一部名為《青春鬥》電視劇成為了廣大劇迷和網友追捧的熱點。這部由實力派導演趙寶剛攜手當紅小花鄭爽打造的現實主義青春故事,從一開播便引發各界熱議,由此帶來的話題...

最近,一部名為《青春鬥》電視劇成為了廣大劇迷和網友追捧的“熱點”。這部由實力派導演趙寶剛攜手“當紅小花”鄭爽打造的現實主義青春故事,從一開播便引發各界熱議,由此帶來的話題多次登上微博熱搜。細心的淮安網友在劇中發現,該劇許多内容與淮安有關——不僅有國師塔、裡運河、生态文旅區、小火車等淮安标志性元素強勢“入鏡”,就連劇中女主角“丁蘭”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淮安姑娘。這一驚喜發現也在淮安市民的朋友圈、微博上持續發酵,在淮安引發了一股追劇和讨論熱潮。

不但有淮安人,還有淮安景

豐富本地元素亮相熒屏引發市民熱議

在3月25日播出的《青春鬥》第四集中,因為劇中人物高原在馬路上被送快遞的三輪車撞倒住院,劇中人物丁蘭與前來探望的高原母親相遇。面對男友母親的詢問,丁蘭回答自己是“江蘇的”和“我(是)淮安的”。這兩句簡單的台詞被細心的淮安網友發現,大家一方面驚喜于淮安又一次在全國人民面前“入鏡”,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在電視劇中看到更多淮安的鏡頭。在之後播出的第7集中,丁蘭畢業回到家鄉淮安,鏡頭一轉,伴着車來車往的翔宇大道、現代化的生态文旅區和氣派的有軌電車,兩個銀色楷體字“淮安”顯現在屏幕中央——在本地取景拍攝的戲份就此展開。

 

 

在這幾日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上,出現了不少本地網友關于《青春鬥》的留言和評論,大家一邊集體感歎“我淮安要火了”,一邊又孜孜不倦地将劇中的所有關于淮安的鏡頭截取下來,留作紀念。

據記者粗略統計,僅目前網友們已經發現的與淮安有關的元素就包括了闆閘、裡運河、中洲島、清江浦樓、國師塔、閘口(包含日景和夜景),淮揚菜、有軌電車、清江浦區文化館、市廣播電視台、淮安火車站、淮安區荷湖星城等。有網友就驚奇地表示:“這是什麼神仙操作?怎麼在單位門口拍的電視劇我都沒發現?保安大叔都上電視了!”也有網友表現淡定:“圖中景就在我家後邊,準備放假追《青春鬥》了!”

 

 

據記者了解到的消息,電視劇《青春鬥》拍攝地包括了北京、深圳、杭州、青島、北戴河、成都、淮安以及日本、法國、德國等國家,拍攝時間長達半年。去年9月初,《青春鬥》劇組B隊來淮取景拍攝的,前後共持續了一個多禮拜的時間。有花街附近的商戶向記者表示,去年9月份,有一個劇組在中洲島、閘口這一帶拍戲,“當時這一片都被劇組封了,我們隻知道裡面在拍戲,誰拍的,拍的是什麼,不清楚。直到這幾天上網才知道是《青春鬥》。”該商戶還表示,将淮安拍到電視劇裡是一件好事,是一次對外宣傳淮安城市形象的好機會。

為啥本地元素這麼多?

因為編劇就是淮安人!

盡管相對于整部電視劇來說,淮安的篇幅并不算太多,但衆多網友對此給予了肯定:“選的景色很有代表性,每天都能看到的地方居然也能這麼美啊!”為什麼這部電視劇中能有如此多具有代表性的淮安元素呢?因為,這部劇的編劇之一孫建業就是我們淮安人。據了解,出生于1984年的孫建業于2002年畢業于江蘇省清江中學,之後順利考入首都師範大學戲劇與影視文學專業,2013年在北京電影學院獲得博士學位。作為近年來在國内影視圈迅速成長起來的年輕編劇,孫建業曾先後操刀過《北京青年》《老無所依》《青春鬥》等多部熱播劇的劇本,獲得了不俗的社會反響。

對于劇中讓廣大市民無比欣喜的“淮安元素”,孫建業将其總結為“機緣巧合”。孫建業說,創作劇本時,對丁蘭的人物設定是一個來自小城市的學霸,“但這個城市并不偏遠和貧窮,而是相對宜居、安逸,一輩子待在那兒過小日子也挺好,這樣丁蘭的出走才會引發争議。”孫建業說,自己腦中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不就是淮安嗎?”之後,他向趙寶剛導演提出來淮拍攝的建議并得到應許。然而,當召開劇組籌備會時,考慮到還有丁蘭去青海的戲份,為方便拍攝,劇組有意将淮安換成山西平遙。孫建業說,當時他就在現場,盡管心中有萬分不舍和遺憾,但考慮到劇組的成本等現實問題,隻好忍痛放棄。沒想到,開拍後,孫建業驚奇地發現,劇組最後還是來淮安拍攝了。盡管錯過了向劇組推薦取景地的機會,但孫建業覺得,最後拍攝出來的畫面也非常漂亮,他也是第一次從屏幕上發現家鄉的變化真的非常大。“如果有機會,我以後當然還會在劇本中添加淮安元素。畢竟,這是我的家鄉,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它、喜歡它。”孫建業的回答充滿感情。

新聞加點料:

專訪孫建業:《北京青年》和《青春鬥》,既是 “命題作文”,也是我心态的真實寫照!

年紀輕輕就有了跟“金牌導演”趙寶剛三次合作的經曆,孫建業成了許多編劇從業者羨慕的對象。對此他表示,無論是《北京青年》還是《青春鬥》,其實都是趙寶剛導演的“命題作文”,他自己比較偏愛和擅長現實題材作品,正好這兩部戲創作的時間節點也與他當時的心态比較契合,這才最終促成兩部作品的誕生。“《北京青年》雖然寫的是四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但該劇所傳達的‘展翅高飛、保持憤怒’的精神卻是具有普世意義的。我那會兒還在上學,并且打算畢業後仍留在北京奮鬥,因此心中的那種渴望闖蕩的勁頭和劇中人物是一緻的,寫起來也比較駕輕就熟。而《青春鬥》聚焦的不再是北京人,而是一群‘北漂’,這其實更能調動我自身的體驗——我已經‘北漂’了17年,正好借此機會,站在一個‘過來人‘的立場,認真回顧和反思我‘北漂’的經驗和教訓。”采訪中,面對記者“劇中人物身上有沒有自己影子”時,孫建業略帶幽默地回答道:“編劇寫作必須要調動自己的情感體驗和生活思考融入到劇中,不然怎麼能‘移情’呢?至于哪些地方能看到自己的影子,隻有熟悉我的人才能看出來我埋的梗,我就不便透露了。”

盡管有了良好的開端,但《青春鬥》的拍攝可謂是曲折。據孫建業回憶,原本《青春鬥》計劃在2016年3月開拍,自己在2015年12月接到的創作邀請,“因為跟趙導演之前已經有過兩次合作的經驗了,我當時心想估計和《北京青年》一樣,三個月先出十集劇本,剩下的邊拍邊寫。”然而,孫建業低估了這部戲的難度,因為《青春鬥》是一部與 “北青”及以往的劇作套路完全不一樣的作品,“前五集的初稿寫出來後改了好幾遍導演都不滿意,隻好先暫停項目,開會讨論和統一這部戲的調性和風格。就在此時《歡樂頌》播出了,同樣是五個女孩的奮鬥和成長故事,而且播得還挺火。導演幹脆宣布暫時不拍了,什麼時候劇本打磨好了什麼時候再拍。”哪知這一停就是一年多時間,2017年5月,孫建業将《青春鬥》前三十集的初稿交到了趙寶剛的手中,盡管比之前好了很多,但依然反複改動了五遍,直到開機後一個月才算最終定稿。這一過程盡管讓孫建業備受煎熬,但他也坦承:“其實之所以磨那麼久,我們和導演都想做一個和市面上以及導演之前作品均不一樣的都市青春題材電視劇,反正已經拖了那麼久了,那麼幹脆慢工出細活。”

三年多的嘔心瀝血,劇本十易其稿,孫建業對《青春鬥》充滿了感情。翻開他的朋友圈,最近的動态都跟這部劇有關,“電視劇網絡播放量排行榜”和網絡熱度更是他時時關注的。“劇本其實具有很強的實驗性和颠覆性,尤其是《青春鬥》中五個女孩的設定,和傳統的青春偶像劇都不一樣,都不是完美人設,都有明顯的缺陷,人物關系也是一直在變化,沒有什麼‘CP’是鎖死的。而且我們采用的結構也不是情節劇結構,而是‘生活流’結構,所以一定會冒犯到一些觀衆,一定會有争議,甚至兩極分化,這些都是我們事先都已經預期到的。”孫建業也坦承,作為創作者,自己隻能用作品說話,沒有資格去用創作過程的艱辛或者創作态度的真誠去博取觀衆的理解,“喜歡這部劇的觀衆,非常感恩。不喜歡這部戲的觀衆,也非常感謝。“

熱門标簽

TOP TAGS
廣告 330*360
淮安人網 版權所有
二維碼
意見反饋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