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節日·清明】 淮安英烈 光照千秋!

互聯網/2019-03-31 21:31/ 分類:淮安動态/閱讀:7001
又是一年清明,我們在緬懷已故的親人時,不會忘卻那些英勇捐軀的英烈們。他們,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紀,用鮮血書寫了共和國70年的光輝曆史。沒有他們的犧牲,便沒有當下的幸福;...

又是一年清明,我們在緬懷已故的親人時,不會忘卻那些英勇捐軀的英烈們。他們,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紀,用鮮血書寫了共和國70年的光輝曆史。沒有他們的犧牲,便沒有當下的幸福;沒有他們的前仆後繼,便沒有如今的歲月靜好。

淮安是一片具有光榮革命曆史傳統的紅色大地,近萬名先烈為了民族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建設,長眠于此。近年來,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視下,有關部門對分散的或年久失修的烈士墓地進行搶救性保護,或立碑建墓,或遷移到陵園,形成了全市碑、塔、紀念牆等多種形式的烈士紀念地格局。

清明時節,記者走進我市烈士陵園、墓地,整理了部分淮安英烈的事迹,讓我們像對待逝去的親人一樣,緬懷他們,紀念他們。回望曆史,既是關照生命,珍惜當下幸福美好的生活,更是回歸初心,在實現中國夢的道路上接力前行。

用“莊稼話”寫作的文化戰士

“威武不能屈,臨危不苟免,是真正的人民英雄。”在淮安市楚州烈士陵園烈士事迹陳列館裡,記者看到開國大将黃克誠為紀念錢毅烈士寫下的題詞。

陳列館裡,還有錢毅烈士的棉衣、單衣和鞋子,以及《鹽阜大衆》、《黃海日報》、《人民日報》、《解放日報》有關錢毅的文章。

淮安市楚州烈士陵園管理處主任趙學軍介紹說,錢毅是《鹽阜大衆》報社的記者,并不是什麼“大官”。畫像中的錢毅,長方臉,眉清目秀,一副典型的書生模樣。記者注意到,他犧牲時年僅22歲。

 

錢毅原名錢厚慶,1925年出生于安徽蕪湖,其父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著名的作家、戲劇家、藏書家阿英(錢杏邨)。阿英早年加入中國共産黨,錢毅在革命藝術家庭的熏陶下成長。1935年,阿英全家被關進上海的拘留所,錢毅年僅11歲就“品嘗”了7天的監獄生活。

錢毅聰慧好學,酷愛文藝戲劇,先後參加了上海劇藝社、新藝劇社進行抗日救亡宣傳,主演過《高爾基童年》、《夜上海》、《海國英雄》等劇。

1941年底,日軍入侵上海,錢毅與家人撤出上海,後輾轉到阜甯的新四軍軍部。錢毅先在魯迅藝術團工作,後被調至東海大隊任文化教員,還做過《新知識》雜志的編輯。一年後,他又被調到《鹽阜大衆》報社做編輯工作,後任副主編。

每到一個地方,錢毅都注意搜集當地活生生的群衆語言。在鹽阜地區,他收集了當地2萬多條民間諺語,并進行分析、研究,編輯出版了《莊家話》一書。1946年,錢毅随部隊來到淮安城。他一有空就溜到大街小巷,與群衆親熱交談,向他們學習鮮活的語言。他在《鹽阜大衆》文字的口語化、大衆化等方面做了積極的探索,并形成了較為系統的理論。他還幫助大批的工農幹部提高文化知識和寫作水平,後來成為著名作家的陳登科就是工農通訊員中産生的傑出代表。

1947年2月25日,在石塘區的錢毅接到報社的通知要他回去。但因為沒搜集完采訪材料,他不願“功虧一篑”。同時,敵人可能進行大掃蕩,他認為這樣的情況下匆匆回去也不好,所以堅持在當地采訪。因還鄉團告密,敵人于3月1日包圍了錢毅的駐地。錢毅渡河突圍時,不幸被俘。3月2日,在石塘區澗河橋頭,随着敵人一顆子彈的射出,錢毅倒在了血泊中。

率“學生軍”血戰日寇的國民黨上校

離休幹部張聞聲的家距離淮安市楚州烈士陵園不遠,他父親張仲樂的墓地就在陵園裡。

張仲樂生前是國民黨上校、江蘇省行政幹部訓練團訓導員,1941年2月在與日軍交戰中犧牲。2012年,張聞聲提出申請,要求評定張仲樂為烈士。2013年,經江蘇省人民政府報請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同意,評定張仲樂為烈士。

張聞聲的爺爺張勵南是晚清秀才,父親張仲樂在家庭的影響下,勤奮好學,留學德、美,獲得文學博士學位。回國後,張仲樂曾任上海文化學院教授。“九·一八”事件後,日軍侵占我東三省,義憤填膺的張仲樂萌生棄筆從戎的念頭,但張勵南不支持。在親戚們的勸說下,張勵南才勉強同意,但條件是張仲樂放棄家産。張仲樂抛下家中數百頃土地,卸任大學教授,投身到抗日救亡中。

憑借出色的才能,張仲樂成為陸軍軍官學校的政治教官。抗日戰争爆發後,張仲樂被派遣到淮陰擔任軍校教員,并接受了秘密籌建抗日遊擊大隊的任務,與抗日的“淮河大隊”及淮陰的共産黨等抗日人士經常會面,商談大事。

日軍和漢奸得知張仲樂的抗日活動,對其恨之入骨。1939年5、6月間,他們放火将張勵南的宅子燒了個精光。得知消息後,張仲樂安慰父親,并勸說父親一定要抗戰到底。他又與中共淮海區主席李一氓聯系,将全家安排到淮海區委所在地居住。由此,張勵南也成為堅定的抗日紳士。

1939年,淮陰淪陷後,國民黨政府決定将軍校劃歸江蘇省政府管轄,并改稱“幹部訓練團”。1941年2月18日,日寇突襲國民黨政府機關和幹部訓練團所在的興化縣曹泊村,瘋狂燒殺。張仲樂帶領學員,拿起訓練時用的武器與日寇展開激戰。戰鬥中,張仲樂和國民黨政府機關、幹部訓練團及當地群衆共436人倒在日軍的槍炮之下。

幸存下來的一名幹部訓練團學生,用船闆做成一口棺材,将張仲樂安葬在河邊的田埂上,在上面寫了張仲樂的姓名、犧牲日期以及家庭地址。直到一年後,張勵南從一位老鄉處得知兒子張仲樂犧牲在興化。家人懷着悲憤的心情,将張仲樂的棺材運回淮安老家安葬。

據了解,在江蘇省檔案館現存的“民國檔案”裡,有一份國民黨江蘇省政府委員會于1946年7月認定張仲樂等人在民國三十年二月(1941年2月)興化曹家泊“遇敵殉難确屬實情”的檔案。

2013年,張仲樂被批準為革命烈士後,遷葬到淮安市楚州烈士陵園。

為救戰友英勇犧牲的偵察兵

3月28日,淮安區退役軍人事務局在淮安市楚州烈士陵園隆重舉行清明烈士公祭儀式 。記者看到,工作人員為每一座烈士墓碑敬獻了一朵白菊。

“他的戰友,今年也會向他獻花。”在陳雪波烈士墓前,趙學軍感慨地說,多年來,陳雪波生前的戰友每個清明節都會來祭掃。記者看到,陳雪波墓碑上刻寫的生卒時間分别是1969年、1991年,一個年輕的生命!

記者從有關部門了解到,陳雪波出生在淮安區,1986年高中畢業。在校期間,多次被評為優秀學生幹部和優秀團員,并多次在縣、市和省中學生體育比賽中獲獎,曾被評為原淮安市“十佳運動員”。在國營淮安棉紡廠工作期間,他因在該廠救火搶險被榮記二等功。

1989年3月,陳雪波光榮入伍。在部隊裡,他刻苦訓練,奪得了集團軍偵察大隊沖鋒槍晝夜射擊比賽第一名、徒手負重攀登比賽第一名、海上1萬米遊泳比賽第三名。

1990年初,陳雪波參加集團軍教導大隊集訓後,擔任被譽為“尖刀班”的偵察營偵查連一班班長。部隊在福建省東山縣進行海上大練兵時,遇到強台風襲擊,陳雪波和戰友們投入搶險救災中。一房屋在狂風中搖晃,裡面有兩位生病的老人,陳雪波得知這一情況後,立即帶着戰士沖進去。剛背着兩位老人出來,房子就轟然倒塌。

完成了上級下達的一個又一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後,陳雪波被任命為代理排長。1991年6月,部隊在海上進行武裝泅渡,一名新戰士逐漸掉隊,但救援的沖鋒舟在半途中出現故障。在這危急時刻,陳雪波快速遊回,将他的裝備全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抓住這名新戰士的手,并在遊了1000多米後,到了岸邊。新戰士抱着極度疲勞的陳雪波失聲痛哭。

兩個月後,又發生一起突發事件。8月14日,在訓練途中,陳雪波和戰友在道路兩旁的樹叢裡休息。淩晨4時許,一輛摩托車向他們的休息地疾駛而來。執勤哨兵立即發出減速的信号,但摩托車駕駛員慌亂中竟加快了速度,向正在休息的一名戰士沖了過去。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陳雪波飛快地将這名戰士推開,自己不幸被摩托車撞倒,經醫治無效,于22日永遠地閉上了那雙堅毅而明亮的雙眼。

熱門标簽

TOP TAGS
廣告 330*360
淮安人網 版權所有
二維碼
意見反饋 二維碼